最近异常火爆的EOS到底是什么?它是泡沫还是真正有价值的区块链?

       在区块链热门话题中,EOS超过ETH的言论始终不绝于耳。那么,究竟什么是EOS?相比起比特币和以太坊它有什么优势呢?

       比特币诞生后不久,有人就意识到区块链技术的巨大潜力。区块链技术不仅能作为新型电子货币的基础,更在担保,交易,投票,金融,医疗,公司管理等层面上有着重要的应用价值。于是区块链创业项目逐渐受到市场的青睐。

       然而,开发一款新的数字货币需要功能强大的计算机网络来保护其应用程序,其行业壁垒对于创业公司来说高的不切实际,要知道,财力,人才有限的小公司从头构建一个新的区块链应用程序是很困难的。

       为了提升比特币网络的效率,降低开发门槛,俄罗斯人Vitalik Buterin于2014年创建以太坊。以太坊网络提出智能合约的思想,用户可以通过以太坊来创建和发布去中心化的应用程序。

       经过4年多的发展,以太坊已经成为当前最流行的区块链开发平台,目前已有200多个以太坊应用在运行,其中游戏类最为火爆。比如大家熟知的加密猫(CryptoKitties)、Crypto Countries(加密国家)等。

       以太坊在获得快速发展的同时,也出现诸如比特币网络的“慢”、“拥堵”、“分叉”、“手续费贵”等问题。

       通过以太坊,每次计算,存储操作和带宽利用都需要GAS费用。正常情况下,矿工肯定优先选择收费最高的交易,由于网络中的带宽和计算能力是有限的,因此,很容易想象,一个恶意设置高费用却不正当的交易,有效地阻止了许多低费用的合法交易。

       另外,在测试网络实现了每秒25个交易,通过优化,这个网络可能会增加到50或100 tx/s。然而,在真实应用的负载下,以太坊当前交易限制可能在10 tx/s以下。这个网络已经不堪重负,这在最近的项目众筹募资中尤其明显,例如Status众筹时,ETH代币遭遇了大规模的闪存崩溃。

       在这个背景下,由丹尼尔·拉里默(Dan Larimer)发起的EOS项目应运而生。在了解EOS之前,我们先了解一下Dan,由于其网名为ByteMaster,故江湖人称BM。2003年Dan毕业于弗吉尼亚大学计算机系本科。此后有过两次创业经验。

       2014年,Dan创建了BitShares(比特股)。这是一个集钱包, 账本, 交易所, 货币系统,社群与一身的产品。据称后来由于与理事会理念不合而离开。

       2016年Dan创建了内容社交网络平台Steemit。这是一个基于区块链(blockchain)的社交媒体平台,用户贡献高质量的内容可以获得巨大的收益(可变现的虚拟代币)。

       2017年,在离开Steemit之后,Dan发起了EOS项目。EOS 旨在建立一个超越以太坊的高度规模化的类操作系统区块链平台,通过给程序开发者提供数据库,帐户权限,日程安排,身份验证等功能,让开发者可以将注意力集中在业务层,实现分布式应用的性能扩展。

不同于pos和pow,在共识机制上,EOS采用DPOS,即委托权益证明。按照白皮书所说,EOS的21个节点算力平均分配,权利相同。21个节点会轮流产生区块,如果某个节点没有按规矩办事,那么它将被淘汰出局,由其它备选节点接替。


       作为一个还在概念上的项目,EOS有很多宣传上的特色。首先便是EOS大大提高了网络性能。无论是比特币还是以太坊,都存在效率低,性能严重不足的问题。其中比特币每秒大约只能处理7笔交易,以太坊实际交易处理能力也不超过50笔每秒。

       按照其官方说法,EOS将使用石墨烯技术,该技术利用股权授权共识机制(DPOS),最高具有每秒钟百万级的交易处理能力。实际应用就算大打折扣,EOS的这一超强能力明显远远胜过比特币和以太。

       第二,EOS具有良好的自我修复能力。在区块链中,底层代码相当于现实中的法律。如果一个区块链的底层平台和智能合约在遭遇bug的时候没有办法修复是一个十分可怕的事情,严重的情况下会导致用户的信心丧失,进而价值归零。

       Ethereum网络当前存在的一个重要问题就是难以修复已损坏的应用程序。通过以太坊现有的工作量共识机制,每个硬分叉也会导致产生多个竞争链的风险,正如以太坊经典的拆分发生在DAO失败之后。

       相比之下,EOS包含冻结和修复破损,即冻结应用程序的机制。EOS上面的DAPP是相互独立的个体,互不影响。加入其中一个DAO被攻击,他的处理可能是被冻结,而对于整个网络的攻击,EOS是免疫的,其原因是EOS代币的持有者给用户相应比例的网络带宽,有着天然的屏障,而攻击者消耗的只是其网络资源,而非核心的网络体系。

       另外,EOS定义了源代码协议的人类可读性意图。用通俗话来讲,当系统出错的时候,区块链的生产者能够根据可读性意图来区分这个错误时候确实是bug,并且来判断社区的修复是否正确。

       第三,EOS在一些具体的功能设计上更加完善。例如以太坊没有现成的模板,它被专门设计为所有潜在应用的中立平台,开发者可以在上面自由开发各种应用,但门槛稍微高一些。

       而EOS则提供了许多常用模板,开发者可以直接调用,EOS提供的这些功能对于简化操作,降低开发门槛将特别有用。

       除此之外,EOS 还有一大特色就是它的激励机制。不同于比特币和以太坊的庞大节点数量设置,EOS 仅仅设置了 21 个节点,参与生产区块。而这些区块生产者是由所有持有 EOS 令牌的用户投票选出。因为只有 21 个区块生产者参与运营,所以就和比特币以及以太坊的奖励机制有所不同,EOS 的激励机制则主要针对这些区块生产者。

       根据 EOS 令牌产生规则,每年产生的新代币数量不能超过代币总量的 5%。而这新增的 5%,会有较大比例分配这 21 个区块生产者中,作为生产运营的奖励 21 个区块生产者就是很多媒体文章提到的 21 个超级节点。

       对于前景,支持的人认为EOS或可以解决比特币或以太坊效率低下及网络拥堵等问题,业内知名投资人李笑来曾在去年就为该项目多次站台、背书,近期,老猫、李笑来等众多中国币圈大佬先后宣布参选 EOS 超级节点的消息,更是使得EOS热度持续升温,关注度飞速增长。

       但1000个人眼里有1000种EOS,反对或质疑EOS的声音也一直存在。莱比特矿池CEO江卓尔认为,EOS难以匹敌ETH的规模效应,在江卓尔看来,规模效应远比TPS(每秒交易数)重要。

       点融网创始人郭宇航也称,EOS的缺点很多,首先是带头大哥不稳定,BM的职业生涯平均每个职位任职不超过一年半,另外EOS的21个超级节点的设置既提升效率,也刺激了人性,EOS 去中心化程度一直存在争议,这也是 Vitalik Buterin 一直认为 EOS 不是去中心化的重要证明。

       另外,在前文中提到,理论上 EOS 可以达到每秒百万级的交易速度。但是这种说法,引发了众多业内技术人员的质疑。很多业内人士认为目前还没有任何严谨的数学模型和逻辑能够证明这个数字的真实性和可行性。

       特别是EOS白皮书中的对项目的一些描述,推卸责任十分直白。EOS白皮书明确表示,EOS.IO软件的开发可能会由于资金链断裂, 关键人员离职, 公众丧失兴趣等原因中止。

       EOS白皮书明确表示,当EOS.IO软件开发完成后, 后续EOS平台的部分或全部的开发和维护工作都将由第三方实施。即便第三方无法胜任这个工作,Block.one也不会承担任何义务和责任。结合公司的注册地址不在美国(开曼群岛),以及ICO 过程中所募集的资金在扣除基本开销后将会成为公司的利润的声明条款来看,EOS对投资人实在是有点过于“严苛”。

       当然,如果你认为EOS的未来是值得期待的,也可以执行自己的判断。

声明:所有在本站发表的文章,本站都具有最终编辑权。本站全部作品均系币力财经原创或来自网络转载,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所产生的纠纷与本站无关。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尽快与本站联系,联系邮箱huiccsu@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