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士坦丁堡分叉再定2月27日,这10位币圈大佬有话说

去年下半年,EOS和TRON两开花,为2018年336亿人民币的 DApp交易额贡献了80%,而以太坊仅占20%。

今年上半年,公链们将纷纷兑现承诺、交付上线;然而,以太坊升级却不断推迟。

就在刚刚,以太坊社区宣布将君士坦丁堡分叉时间最新定为:2月27日,于区块#7280000 进行。


本定于昨日在#708000区块执行的分叉,因被曝安全漏洞而临时推迟升级,着实让人捏了一把汗。

难道即将硬分叉的以太坊,疲软了?

我们从多篇媒体报道中搜集了10位区块链领域的意见领袖,总结了下他们对以太坊、以及这次一推再推的君士坦丁堡分叉的看法。

或许对你理解当前市场与生态发展有些帮助,以下 Enjoy:

01.

减少挖矿奖励,利好 or 利空?

君士坦丁堡分叉后,挖矿奖励将从3 ETH变为2 ETH,会影响利益相关方,从而直接影响以太坊价格。

@Dovey Wan

Primitive Ventures 创始合伙人

这次的挖矿奖励降低了其实就等于整个以太的增量供给量的释放减少,这也是被很多交易者看做是V神拉盘行为。

@Lane Retting

以太坊2.0 创始成员

这次减少挖矿奖励完全是经济的问题。如果我们把难度炸弹推迟(可延迟又让 ETH 的增发率超过早先计划),而不减少挖矿奖励,ETH发行会增长很多(所以不得不通过减产来平衡增发效应)。

@Sam Lee

以太坊首批投资人 Blockchain Global 创始人

虽然客观上来说,此次分叉会使ETH的产量下降,从而减少矿工的挖矿收益,但是以太坊在技术层面的相应优化,可期待在未来更好地为基于以太坊的开发者服务。

在这一影响下,我相信市场环境也会对未来此类利好消息做出更加积极的回应。

@许昕

星火矿池CEO

最直观的影响就是如果全网的算力不变矿工的ETH收益会降低1/3。对于矿池来说,由于手续费是抽取一定比例矿工收益,所以ETH收益也会直接下降2/3。

但是由于ETH的通胀率当时也会降低,所以有很多矿工会抱有币价上涨的预期,继续挖ETH。

所以收益3变2会导致整个生态的很多因素和基本面开始变化,相信需要一段时间才能让算力和价格达到动态平衡。

根据以往的经验可能需要1-2个月,全网算力应该就会和市场达到动态平衡。但是在刚刚分叉后,往往算力会有一些波动。

02.

PoS 会带来哪些麻烦?

按照以太坊的计划,在「宁静」阶段,PoW机制最终会转为PoS机制,预计在2020年。

@Dovey Wan

Primitive Ventures 创始合伙人

我个人对PoS的一个批评是:PoS是按持币继承来的。早期的区块生产者和大庄将比其他人拥有无限的优势,大部分PoS都有非常高的通胀比例。这就像贵族没有遗产税一样,一旦你成为区块确认者,就不会面对像PoW那样的竞争。PoW更像是一种按劳分配的社会分配制度。

在PoS里,“维护协议的人”和“拥有资源的人”是同一批人。但是PoW的模式让逼的矿工必须卖币,甚至在市场环境恶劣情况下进行效率的优胜劣汰(譬如这两个月就有很多关机或者机器转移到更有效的矿场)。PoW的模式是通过”浪费“资源,达到了两种角色的分离和权利的分离。

PoS的另一个问题是:PoW抑制分叉和分叉链,因为分叉链可能会受到主链矿工51%的攻击。PoS没有这个功能,PoS链可能会有很多分叉链。

@吴为龙

Genaro Network CTO

由于stake竞争和算力竞争还是有区别的,PoW算力竞争本身就是一个硬件中心化的竞争,stake竞争可以说是抵押(资本)上的竞争。因为技术作为一个工具,如果一窝蜂的只在一个点上竞争,那就只有对有限的stake进行争抢,在一条链中stake只会让富者越富。

因为PoS公链本身由于自身的安全原因和时间原因一直有学者和开发者对其进行优化改进。ETH作为一个现在依旧在神坛的公链,在使用PoS之后势必会有一些攻击主动找上门。

@Lane Retting

以太坊2.0 创始成员

关于PoS机制现在也有许多比较合理的担忧,但正如我之前所说,这是一项新技术,并且还没有得到广泛的测试,但我认为以太坊研发团队正在采取争取的方法,也就是花费足够的时间来分析和解决相关的担忧和问题。

另一方面部署“宁静”将会分阶段性地一步一步慢慢来。 更重要的是,其在一段时间内都不会触及到以太坊的主网,两者将会并行进行。

所以就算新的PoS链出现了问题,其并不会对以太坊“遗留”下来的主网产生任何影响。

03.

以太坊社区是否效率低下?

@张艺浩

火币以太坊社区负责人

因为V神坚持去中心化,广泛听取别的以太坊核心研究开发的意见,导致了以太坊研发进度缓慢,包括这次难度炸弹的一再推迟也反应了这一点。

@杨镇

以太坊黄皮书中文翻译者

开源社区组织就是这样,低效,并且前后会有不一致。

以太坊社区分为两个团队:研究团队和工程团队,研究团队提出解决具体问题的原型,用程序语言做验证,验证通过之后交给工程团队直接改客户端。最后验证实施通过,在社区内通过投票形式去确定最终技术方案,交给客户端团队做。

理论上原型能做到,不代表实际工程能达到,因为理论未必能模拟大量分布式节点的情况。

@吕国宁

Nervos联合创始人、以太坊爱好者社区联合发起人

以太坊生态非常的庞大,庞大的社区会带来一个问题,它的每一次更新和迭代都牵扯到方方面面,所以每一次的迭代都非常不容易。

举一个例子,大家希望通过以太坊去解决的需求有很多种,所以人们会给以太坊提出一些需求改进的proposal,我们叫EIP。每次以太坊做一个比较重大的协议升级,只引入个位数的EIP。

比如实现这次的君士坦丁堡计划就只引入了5个EIP改进,但是在Github上讨论的EIP实际上有1600多个。

@Greg Cipolaro

Digital Asset Research CEO

从长远角度,更看好以太坊这种「市集式」的开发模式。

这种「市集式」的开发模式和一小支核心团队开发项目的「教堂式」模式完全不同,更符合开源项目的开发,可以让更多开发者合作开发并审核软件,让更多人参与、发现漏洞并且贡献想法,当然也会产生更多观点,导致开发过程的延误和争议。

04.

V 神退居二线了吗?

@Lane Retting

以太坊2.0 创始成员

Vitalik 已经完全不参与到相关讨论之中啦,以太坊的治理最近也更加去中心化了。

@吕国宁

Nervos联合创始人、以太坊爱好者社区联合发起人

Vitalik的工作状态实际上是很透明的,所有的状态再网上都可以看到。最近他还写了很多论文。他兼顾学术研究以及协议设计本身,只是他声明了自己的态度,比如说不希望以他个人影响力和个人的决策权凌驾在全局之上,这也是我理解的Vitalik 的态度。

我依然认为他是 Ethereum的精神领袖这一点并没有变。

05.

以太坊会被其他公链超车吗?

@杨镇

以太坊黄皮书中文翻译者

不同公链之间的迁徙门槛极低。一个区块链的成熟开发者完成由以太坊向 EOS 和波场的迁徙“只需要两三天时间”。

@吕国宁

Nervos联合创始人、以太坊爱好者社区联合发起人

还在开发中、甚至还在设计中的项目,完全可以吸收以太坊的长处。比如可以使用更新的技术和算法去设计更好的平台,在没有包袱的情况下做出一套新锐的东西出来。

以太坊的优势在于它已经有一个成熟且繁荣的开发者社区和生态。一个新的项目出来后,可能在技术上会比以太坊更好,但是它在短期内很难拥有以太坊这么繁荣的社区。

@Lane Retting

以太坊 2.0 创始成员

关于Dapp活跃度不太理想其实我并不烦恼,主要因为 1.我认为这些数字其实并不可靠 2.在期望DApp得到广泛使用前我们还有许多更重要的工作要做,如维持以太坊的稳定、低价和速度。

在现阶段,我没有明确的度量标准来定义一个区块链平台的“成功”,但如果从社区和开发者参与度上来看,以太坊出于一个前所未有的健康状态。

我预计这一数字将会达到数万,2019年的目标是开发者数量达到100万。

@Sam Lee

以太坊首批投资人、Blockchain Global 创始人

当前的公链之争,意味着以太坊不再是开发者建立DAPP的唯一选择:EOS和其他竞争对手已经开始抢占DAPP的部分市场份额。

从这次硬分叉及未来的走势来看,以太坊已经认识到自身的问题,并希望在2019年逐步优化和解决。凭借以太坊在区块链早期阶段积累的基础,2019年的以太坊会持续保持在应有的位置。

@张艺浩

火币以太坊社区负责人

对于公链来说有三个指标,可扩展性,去中心化和安全性。目前几乎所有的公链都在解决可扩展性的问题,以太坊也不例外。

但除了这三个指标之外,其实社区的规模和活跃度,DApps数量和活跃度这些也是评判这个公链是否优秀的标准。我个人认为在目前的公链里面,以太坊在可扩展性,去中心化和安全性方面做到了一个比较好的平衡,同时又在社区和DApps方面领先其他公链。

在2018年有来自65个国家的3800名极客(其中有1000人属于新增人数)提交了500多个项目。没有社区的参与度,就无从谈起整个生态。

用户的角度又不一样,用户对技术没那么关注,他们更关注应用是否好用,转账是否便宜,是否快,这是以太坊和别的公链,比如EOS相比的劣势

以太坊有先发优势和去中心化优势,但是用户可能会更关注以太坊的价格,TPS和DApp这些方面。这是非常矛盾的。

06.

以太坊的对手会是谁?

也许是以太坊2.0,也许是其他。

@Lane Retting

以太坊2.0 创始成员

实际上我们有两条并行的工作,以太坊1.0以及以太坊2.0(宁静)。前者主要致力于维护以太坊的健康运行,后者则专注于开发未来的以太坊2.0和PoS机制。

对于“宁静”阶段来说,首要任务是继续研发Sharding分片和Casper(PoS机制)

@吕国宁

Nervos联合创始人、以太坊爱好者社区联合发起人

这次的君士坦丁堡分叉本质上是以太坊1.0的协议的升级,但以太坊开发社区的资源和关注都在新的2.0的客户端和协议。等2.0做到一个成熟的阶段,开发者们会把1.0迁移到2.0。

从目前来看,所有的公链从技术和成熟度来讲,以太坊的技术社区和团队实力仍然非常强,或者换一个说法,以太坊 2.0 的团队,仍然是在下一代的区块链基础设施团队中,很有竞争力的。

做公链真的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不是轻松几个月到一年就能随便做出一条链可以超越以太坊,真没有这么简单的事。

我的看法是,此刻还没有比以太坊更好的链发布出来,但是不远将来在技术上比以太坊更好的链一定会出现。

鸣谢:感谢以上大佬对以太坊社区的内容贡献。文中语录摘于多篇报道,致谢以下媒体:星球日报、碳链价值、金色财经、链闻。

声明:所有在本站发表的文章,本站都具有最终编辑权。本站全部作品均系币力财经原创或来自网络转载,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所产生的纠纷与本站无关。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尽快与本站联系,联系邮箱huiccsu@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