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对话》全球区块链顶尖人物,巅峰对话教你辨识区块链

2018年52610时,中国国际大数据产业博览会正式在贵阳国际生态会议中心拉开序幕,会期将于529日结束。。

在首日议程中,央视《对话》栏目走进数博会,与嘉宾共同展开区块链巅峰对话。链得得记者根据现场实录提炼精华观点,为读者重现高潮跌宕的“对话”现场。

央视记者专访中国区块链沙盒研究中心专家委员---江标说到:区块链的沙盒监管应当采取以币治 依法治币 以链治链 具有强金融属性的新生事物都需要积极监管参与者和投资者,投资者需要具备承担风险的能力,也要增加辨识度,很多你并不了解新生事物固然有一部分能改变世界但是不是所有的新生事物都是有价值的,技术只是一项技术任何幻想一夜暴富的行为都是不值得借鉴的。



对话嘉宾:

徐昊:贵阳市委常务、常务副市长

Don Tapscott:“数字经济之父,塔普斯科集团主席,新范式智库创办人、多伦多大学罗特曼管理学院兼职教授《区块链革命》作者

王志勤: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副院长张首晟 斯坦福大学讲座教授、中科院外籍院士;美国科学院院士;美国艺术与科学学院院士

陈磊:迅雷集团首席执行官、网心科技首席执行官

元道(陈升):中关村区块链联盟理事长、世纪互联创始人、中国互联网协会常务理事



主持人:传统的记账方式跟利用区块链记账方式有什么不同?

元道:从微信到收款人的支付宝,如果在传统的金融体系里面,总体的主角是银行,瞬间完成的背后其实有很多事情在发生。在这之间有很多节点:第一个是付款人微信钱包帐户,第二个是付款人在关联银行下的帐户,第三个节点到的收款人所在的微信钱包的帐户,第四个就是到了收款人关联银行的帐户,最后到达钱包位置。

陈磊:这种模式下信息是割裂的,每一个节点有自己的信息,虽然整个事情是一个事情,从一个人转帐给另外一个人,但是要拼起来,要到四个金融机构去差才可以拼起来。第二,虽然有四个节点,其实每个节点里面有计算机系统,而且可能是多个计算机系统,那么多转帐里面,把这一个链路完成是很复杂的。

主持人:跟目前银行系统当中的转帐的路径相比,各位可以看到什么不同?如何来解读这样一个新的流程?

张首晟:区块链给出的是一个对时间先后的定义。如果有一个中心记帐机构的话,一切不需要;如果有很多去中心化的机构,哪一笔账先发生,哪笔后发生,区块链要解决先后时间排序。

徐昊:传统的资金周转,通过一个节点都会产生成本,运用区块链技术,开启了价值互联网的新篇章,运用去中介的方式,提高我们相互信任的程度之后,提高了整个经济系统运行的效率,而效率的提升就是成本的节约,也是整个社会价值的提升。

主持人:请问区块链是比特币吗?两者之间什么关系?

徐昊:比特币是区块链的成功应用,但区块链必然不等于比特币。区块链的本质是去中介化,中心是不可能去掉的。如果把全世界的节点全部消灭掉,一定会产生一个超级节点,这在现实当中是不可能的。所以从某种意义上讲,区块链因为去中介、因为要建立一种自证清白的信任体制,所以在金融领域的应用是水到渠成。

在现实生活当中,从区块链出发需要对“数据”这个词重新定义。因为随着人类从信息互联网进入到价值互联网,我们发现一个问题,数据本身并不仅仅是矿石,并不仅仅是生产资料,数据其实是在新的互联网技术的条件下,对人与自然、人与社会之间相互活动以及相互关系的一个数字化描述。

这样一来的话,不仅包含着一种生产的要素,还包含着生产的规则。所以从这个意义上,区块链的应用应该是无处不在,只是现在因为比特币建立了一种比较好的激励机制,让大家觉得更好玩。

陈磊:我们看待比特币就像我们看待人类的第一台计算机一样,具有非常强大的历史价值,但是它不是区块链的未来。比特币的区块链实际上产生的是收藏品,并没有涉及和实体经济甚至金融经济相结合的机制;以太纺作为区块链2.0的代表,使交易可以和其他的行为结合,但是以太坊的速度慢,所以到今天很难看到看得见摸得着的区块链的应用,这也是为什么很多都放在炒币这种事上。

主持人:比特币的投资和交易在中国合法吗?

刘晓蕾:咱们国家首先不让ICO,因为ICO是一种非法集资,另外不允许做加密数字货币的交易平台,但是并没有禁止老百姓或者普通民众去买卖比特币,因为比特币在区块链上交易是一个点对点的转换,目前技术上也不太好禁止。另外目前的监管上也没有一个态度说不允许。但唯一可以说的是,对互联网或者对区块链,对比特币还不了解的一些普通老百姓不要跟风炒作,这是一个风险非常非常大的投资。

主持人:区块链有没有泡沫?

陈磊:2010年互联网有一个很大的泡沫,主要造成的原因是对互联网基础设施的建设远远超过了当时需求的发展。还有一种泡沫是在技术还远远没有成熟的时候,资本非常热情地去投入到应用领域去。

我们去看区块链的时候,觉得区块链本身没有这两个问题,第一区块链的应用其实在中国的市场上相对来说比较压抑的,并没有超前。第二,这个区块链技术成熟的速度比很多人想象的快。还是这句话,老百姓看得见摸得着的区块链底层技术就是主链的技术在高速成熟。

元道:一方面确实看到了区块链是一个新技术革命的开始,另外一方面市场上确存在一批空气币,没有信仰,没有代码,没有真正的执行团队,因为有了互联网,全世界范围大范围传播,“三无币”加上快速传播,带来了整个泡沫的起源,这个现象是客观存在的。

Don Tapscott:关于泡沫,第一是关于加密货币,第二是ICO,第三个关系到整个区块链,但这只是一个小小的种子,在将来会成为我们操作的系统、运营的系统,从监管的角度来说还是很难做的。在某些时候,代币代表一种安全,这需要监管,但是有时候这个代币不是安全的,代表的是一般效用或者是代表一种自然资产,所以说到监管的时候,我们就需要微型的手术,而不需要大张旗鼓,政府也需要谨慎和小心,要保护投资者和消费者,保护民众,同时又要能够让这些好的技术能够繁荣发展,同时建设一个创新性的经济。

徐昊:我站在一个市场监管者的角度谈谈我自己的想法,所有的泡沫,无论什么样的泡沫最后归结为金融泡沫,原因在哪里?因为现在我们的金融已经强大到一种什么样的程度,可以从实体脱离出来,然后形成一种自我的闭环,自我去延伸,而自我去进行一种新的游戏,这个我们就称之为泡沫。

但区块链现在还处于一个受精卵的阶段,还没有到胚胎的阶段,大家讲“不拥抱区块链是等死”,但是如果现在急于把区块链变现,折现的时候肯定是早死。这个意义上讲,由于区块链本身技术不成熟,造成在现实场景中的应用没有普及,资本对于这个话题又特别感兴趣,资本大量进入到区块链这个领域造成了一种虚拟的泡沫。

主持人:区块链到底是谣言吗?尤其当人们看到ICO的乱相之后,区块链被贴上旁氏骗局的标签。

陈磊:我多次劝很多企业千万不要ICO,为什么?因为炒作的结果一定是厂家赚钱,用户受伤害,企业背锅。你一旦ICO了,特别是前期去拿你的项目产生的通证,这个命运不掌握在你手里。见过有一些真正做项目的人,最后项目变成了空气币,投资人要套现,只能通过让币坐过山车完成,最后是一地鸡毛。用户对你完全没有信任了,还怎么做项目?所以ICO我觉得我们国家命令禁止是非常名智的,至少在中国是不适合的。

元道:我不同意陈磊的看法。区块链不一旦产生是全球化的产物,还是会遵循一个基本的规律,到成熟到有足够多的共识的时候就要有ICO。对于区块链的初期阶段,最可爱和伟大的地方就是不确定,任何打着确定名义说的都是红色警报,比如说承包,半个月内翻番。

主持人:在一些需要高度信任的地方,区块链的价值在哪里?

徐昊:区块链最大的价值是确立数权,数据的产权。如果说在物质社会时代,物权法构成了我们整个经济发展的一个运行规则的基础的话。那么在数字经济时代,数权法会构成这个数字经济运行的整个一套经济规则。我们从互联网的1.0版进入到互联网2.0版,价值互联网的时候从过去的信息传递到价值传递,最基础的一条是应用区块链把数据进行了确权,所以产生了所有流转和交易活动的依据和基础,这是我认为区块链最大的价值。

主持人: 区块链是不是无所不能的,是不是还有在有一些领域不能使用区块链技术?

张首晟:一开始就比较容易中心化的地方不要用区块链,本身自然就是比较去中心的话就去区块链。“一带一路”+一链,本来整个世界上都围绕着全球化做讨论,中国是完全拥抱全球化,但是又看到像英美好像在全球化上走了一个退步。

走到全球化,首先不应该有中心区域,其实用区块链是最好的办法,中国已经把“一带一路”建成一个国策,怎么推行?本来每个国家都是去中心化的国家,在“一带一路”推区块链比先在中国推区块链来得好。全球范围里面,每个国家有自己的金融系统,这样我们“一带一路”再加一链连在一起,这是中国可以对整个全球化起的作用。

主持人:关于区块链监管的度如何把握?有些人担心不管就乱,一管就死。

刘晓蕾:这个是一个摸索的过程,总是要开始,不是你把它管死了就是最好的监管,我们认为是寻求一个最优的监管的方法。我们的监管应该完全考虑我们自己搞一个数字资产的交易所,数字经济大家都认同,数字资产作为核心资产,我们作为一个大国,无论是争夺这个资产的定价权也好,或者话语权也好,开发一个我们自己的数字资产交易所,都是非常非常有必要的。

主持人:怎样放大区块链的价值,并防范它的风险?

王志勤:对于区块链的新生事物,应该从监管给一个谨慎另外也要宽松的发展环境。从区块链1.02.0,表明币和链是一个同步发展的过程。要积极鼓励区块链产业的金融发展,另外对币的发放保持谨慎。具体的监管方面,针对目前区块链难于监管的情况,实现以币治币,以链治链,构建这样一个监管链,可以很好地实施对区块链的监管,同时促进发展,成为一个很好的发展基础。

主持人:政府的职能部门应该如何发挥作用?

徐昊:首先,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对于区块链的发展,还是要回归到本原,还是要踏踏实实,沉下心来进行技术创新,特别是核心技术的创新,未来区块链技术的创新一定是核心技术的竞争。其次,让子弹飞一会儿。区块链作为一个新兴的技术,需要在实践当中不断地去完善,不断地去调整和提升,所以在这个过程当中,我们应该保持一种宽容的心态。

最后,从监管部门角度讲应该旗帜鲜明地把红线和边界划清楚,任何以新技术为噱头的资本游戏应被禁止,这种游戏不利于社会,也不利于我们技术的发展,反而会出现“脏水跟孩子一起被泼掉”。

陈磊:今天全球范围内大部分的主链都是在美国诞生,也是在美国运营的。呼吁大部分做区块链底层研究和投入的企业,不能像错过了芯片、操作系统这样的机会一样去错过区块链技术,国家直接投入去建立三大运营商,我们是不是要建立区块链的三大运营商。

我们国家其实在互联网时期的监管和政策层面是有很多的经验可以吸取的。今天不但有主权互联网,还有民族互联网,中国除了美国之外唯一一个诞生千亿互联网市值的国家,跟监管和政策是分不开的。中国跟美国区块链是在同一个起跑线上,而区块链时代一个核心的竞争是基础技术的竞争,区块链的基础技术的竞争主要是在主链这个层面。

元道:第一,人类生存的三个基本方式:生活,生产跟生命。互联网把生活完全数字化,今天区块链跟生产,从数字生活走向数字生产,从数字生产走向数字生命,区块链跟数字经济的结合,跟数字生命的结合是一个蓝海。

第二,整个区块链的基石是公链,只有这些纵横交错,多姿多彩的公链世界才可以有繁荣的通证经济、数字经济。

第三,自由是有前提的,更高层次的自由不能都依赖于传统的政府监管,除了监管之外还会增加很多的自律,社群的自理,这些内容都不是中心化可以解决,有了这些元素就会真正更高程度的自由,绝不是无政府主义。

文章来源:小马哥区块链商学院      编辑:daisy

声明:所有在本站发表的文章,本站都具有最终编辑权。本站全部作品均系币力财经原创或来自网络转载,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所产生的纠纷与本站无关。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尽快与本站联系,联系邮箱huiccsu@qq.com。